首页  |   加入收藏  |   联系我们
 
文学作品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艺副刊 > 文学作品 >
阿 福
发布时间:2017-10-20 17:07:02      点击: 次       

  阿福,是他的名字。

  阿福是小货车司机,每天一早跟着采购员去城里拉货,几次去城里办事搭了他的顺风车因此也熟络起来。

  阿福开车子稳,他手掌大,手指粗,开车时表情专注而凝重。他性格也好,有次对面的车子转弯没有鸣笛,强占了车道,把阿福逼停了,他也只是“噢”了一声,反倒是我这位“乘客”在一旁忿忿不平,阿福笑了笑,虽然语言上无法沟通,这一瞬间受到他的感染我也释怀了,这是种力量。

  老挝人从小聆听小乘佛教的教诲,对于人和事总是抱有极大地宽容,同时受法国殖民时期的影响,大部分老挝人又奉行及时行乐的现世态度,在吃苦耐劳上要差上一些。

  阿福却不同,我猜想他的祖先是不是中国人。

  阿福的妻子是一位富态的老挝人,说话办事干净利落,有股子四川女人的豪气与辣味,夫妻两人很有眼光也很能干,在项目驻地不远处搭了间木屋开起了小卖部,吃食以中国味为主。夜晚饿了,我饥肠辘辘而去,发现门已关,透过木板我看见还有灯光,便轻呼声“阿福”,小木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了,阿福探出半个身子,看见是我便邀我进屋。

  木屋里,地上铺了一张红绿相间的草席,小家伙已经睡熟(睡姿奇特,像易筋经里的某种动作),还伴有轻微的呼噜声,阿福的妻子在不甚明亮的灯光下补着平日里穿的衣服,我突然有种穿越时光的感觉,这画面富有年代感,像父母口中的童年时代,看到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祖辈,历史似乎在特定的空间重合了。我迫不及待的想了解他们的生活,好像借此可以窥探父母的童年,这激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。

  阿福邀我坐下,给我倒了一杯茶,是当地的古树茶,叶大,汤亮,嘬一口,强苦,微涩,回甘但不生津。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茶如人一样质朴、醇厚、淡然却内心愉悦,这是种生活态度。桌子边放着一本泛黄的书,我用眼神询问阿福是否能翻看,阿福双手合十念叨了一声递给了我,因为是老文我也看不懂,看着书里的图画和阿福的举动,这应是一本佛经,我惊奇的看着阿福,我不知道阿福结婚前是否出过家,是否受过高等教育,是否了解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,是否知道磨万铁路对老挝发展的意义,但是他的内心世界一定是丰富的,看着他的妻儿,我多想告诉阿福仓央嘉措的一句诗: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。阿福是幸福的,我的祖辈、父母也是幸福的。

  走在回去的路上,一条云彩穿过新月,月光铺满路面,黑夜倒显得可爱了。三十年后的老挝人如何看待此时,“那是最美好的时代,那是最糟糕的时代;那是智慧的年头,那是愚昧的年头;那是信仰的时期,那是怀疑的时期”。

  不管怎样,阿福,始终是他的名字。


上一篇:
第一页
下一篇:
寮中九日
企业概况    |     精品工程    |     新闻中心    |     企业文化    |     党建工作    |     专题专栏    |     文艺副刊    |     下载中心    |     联系我们    |    

联系电话:0851-85761991    联系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朝阳洞路建材巷1号
Copyright©中铁八局集团第三工程有限公司     黔ICP备13000257号
  



官方微信号
友情链接: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  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  六合彩资料大全  六合彩现场直播  六合开奖结果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